联盟网站: 赤峰电大校友网 | 柴春泽一号网站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知青网 | 赤峰远程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赤峰召庙旅游网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字体: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 知青文化 >> 报道及点评 >> 正文
刘军凤长篇小说《男儿有泪》连载(之一)
作者:刘军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814    更新时间:2010/1/1    

刘军凤长篇小说《男儿有泪》连载(之一)
男 儿 有 泪
—— 一位工农兵学员讲述的往事

楔 子

我在撰写这部平淡的小说,讲述这番陈旧的故事的时候,于华已经年过半百,瘦骨嶙峋,花白鬓发,满脸沧桑,略显浑浊忧郁的双眼,茫然不知所向,全无了少年时那活泼而专注的目光。只是那动听的男中音,依然悦耳,浑厚有力。即便我俩已经喝得大醉。
从小学到中学,我和于华都是同窗好友,遗憾的是上山下乡没能分到一个青年点。后来他成为锦城师范学院的工农兵学员,我有幸赶上恢复高考,进了华东一所大学,听凭什么“天之骄子”的鼓吹不绝于耳。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20多年里难得联系。我一直在省城一家杂志社当编辑,虽然成年累月案牍劳形,却还安稳风顺。可于华颠沛流离,历经坎坷,命运多舛,令人扼腕。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有咱当年知青那碗老酒垫底,任何艰难不在话下……”他醉眼朦胧,可还是30多年前那副天真烂漫而坚忍执拗的样子。真是秉性难移。

关于于华以及工农兵学员,我始终耿耿于怀。应该说,从1970年到1976年,一段特殊的历史产生一种特殊的人物事物,全中国大中专院校的工农兵学员可谓浩浩荡荡,我真想听一听那段历史的回音。前不久休长假,我特意赶到凌水县,找我时常思念的老友于华会面叙旧。
谈了我想写一写工农兵学员的打算,于华的眼睛居然又闪出少年时的神采,褶皱的脸庞喷出光泽。
“青春是对人生逆境全无知觉的年轻,有关青春的回忆是人生漫漫长夜中最舒适的客栈……”
不知他引用了谁的名言,说到动情处,鼻子抽抽搭搭。

下面,仅是他上大学期间的一段旧事。
我极力想秉笔直书,却总是免不掉感情色彩。我们这些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很长一段时期被称作“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是学着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王杰欧阳海长大的,骨子里打印上的、血液里流淌着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驱动力,顽强地支配着我们该去做什么该去怎么做。即便是大冒傻气,大做蠢事,也是义无返顾一往无前。我们崇拜磨难,崇拜自我牺牲。
比如我的主人公——当初渴望显示高贵品质的浪漫青年于华,带着美好的憧憬抑或是糟糕的设想,就曾不惜折磨甚至毁坏自己。
冷静的镜子没有倾向。可是活生生的人不是镜子。

欢送离校

23岁的年龄,于华总认为自己是一条铮铮铁汉了。可是望着列车窗外送行的人们,他的鼻子还是禁不住发酸。
“向于华同志学习!向于华同志致敬!”
中文系团总支书记李山瞪着眼睛举着拳头,带领学员们高喊口号。音乐系的锣鼓唢呐也咚咚呛呛、呜里哇啦响了起来。
料峭的寒风裹着黄土尽情地刮,几面彩旗在站台上呼啦啦地飘展。几位同学举着的横幅标语被吹得七扭八歪,只得把它卷起。
欢送的场面,没有预想的那种庄严隆重热烈。就是昨天的欢送大会以及刚才的欢送午宴,也是简简单单。这些倒也无所谓,最让于华感到失望和不满意的是:凌水县前来锦城迎接自己的,没有县委或县革委会领导,仅是一位县教育局副局长和一位公社副书记;前往送行的,只有辅导员郝家真和一名工宣队队员。
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于华心中一片茫然和几分烦乱,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他把头探出窗外,向人群连连挥手。两百多名师生送行的队伍里,他无法寻见赵丽。
赵丽身材比较高,坐姿、走势,总挺着胸脯。熟悉的人几乎公认,她是中文系最漂亮最有出息的姑娘。扔在人堆里,她也显眼。
有几位美术系的同学,竟然手挽手齐声朗诵起诗句来:
“坚决横下一条心,立志重新返农村。
一心决裂旧观念,誓将青春献人民。
莫道今日农村苦,偏向山乡扎下根。
挥洒血汗不要紧,只要共产主义真。”
这是于华在一年前立下的誓言,音乐系的师生曾经为之谱曲传唱过。这个时候在这种环境下听到,于华霎时丢掉了隐约的不快,也忘记了美丽的赵丽,心中热浪不由得涌向喉头,平添了十分的感动,十分的豪情,十分的悲壮。
天色阴沉,寒气逼人。大块儿的青灰色云朵在空中飘荡,冷清清的城市好像也在发抖。已经是4月上旬了,东北大地的杨柳棉槐刚刚吐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绿意,整个锦城包括车站的色调是灰灰暗暗的。自从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以后,1976年,在人们的印象和记忆中,几乎没有几个明亮晴朗的天。

双臂抱胸,时而抹一下毛茸茸的嘴巴,于华自以为真的是风华正茂、走向成熟了。
早在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在牧区乌兰套亚插队时,同学们说说笑笑下地干活的路上,知青牛子指着他的身后说:“你们看,华子像个成人男子汉。”
于华自鸣得意。他刚满17岁,身高一米六三。下乡的第二天就治理盐碱滩,顶风冒雪挑起100多斤的沙土,柳木扁担压得嘎嘎吱吱响,他咬牙追着队伍往前走,肩膀磨出了血,脚底磨出了泡。
可是成子不服气,挺挺胸脯说:“看我像不像?”他也是17岁,身高一米六八。
牛子说:“你不像,娃娃脸,没屁股,永远长不大。”
大家一片哄笑。成子气得白了白眼睛。
终究都是大孩子。下乡的岁月苦不堪言,高强度的生产劳动,缺米少盐的饮食生活,生病缺医少药,蚊虫叮咬,煤油熏染,居然没影响他们年年长大。直到3年后,牛子被招工进城入厂,成子应征参军入伍,于华上了大学。
也算是天道酬勤,适得其所。于华在插队期间拼命地劳动,贪婪地读书,曾担任民兵连指导员,被评为全县劳动模范。女知青缨子悄悄靠近他,暗暗关心他,他全无理睬。
当然,他有不理睬的原因:一是年纪小,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二是前途叵测,要立大志干大事,来不得儿女情长;三,也是至关重要的,缨子的家庭成分是资本家。
于华囫囵吞枣读过一点政治经济学以及哲学和科学社会主义,那里面说,资本家剥削工人,榨取他们创造的剩余价值。于是,他对资本家怀有本能的愤恨。那么,和缨子不可能走到一起。

列车长吼一声,缓缓启动。外面的口号声、锣鼓声更加激烈更加响亮了。
忽地,人群中钻出一位女同学,她泪流满面,气喘吁吁,跟着驶动的列车奔跑着,声嘶力竭地高叫:“于华——”
这喊声压倒了一切声音。于华的心头一阵抽搐紧缩。

3年前,他上学离开乌兰套亚大队青年点的时候,没有这种欢送的场面。只是有些老乡和知青战友抓住双手恋恋不舍,有的甚至红了眼圈。缨子哭得挺厉害,是藏在屋里把头埋在枕头里哭的。
但是于华硬打着牙鼓没有哭。他不是心狠,从小犯了过错,父母教训他甚至打他骂他,就是不允许他哭,越哭父母越生气,说哭哭啼啼不像男孩子。所以他后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的事委屈的事高兴的事激动的事,坚决控制眼泪。何况这次考学之初他就对大家说过:“我还会回来的,学好了本领,再来建设咱们的第二故乡。”
况且,下乡期间那么苦,牛子在轧草时曾被切断过手指,成子发高烧几天几夜没有药,青年点过中秋节居然断顿,煮了一锅饲料高粱泡了盐水来吃,但是小男子汉们基本没掉过泪疙瘩。
如果说谁哭过,于华的记忆中只有两次,一次是春子穿了成子的羊皮大衣去蹲在雪地里大便,成子由心疼大衣而动怒,二人由口角发展为手搏,春子臊眉搭眼地哭的挺悲惨;一次是青年点杀猪改善伙食,邻队的男知青们都来聚会喝酒,牛子醉得哇哇吐,满院子爬着要回家看奶奶,哭的挺揪心,也挺痛快。

上大学这几年,有一次周小民哭得最伤心,哭出了鼻涕。那是班里召开生活会,同学们批评他不该违反校规搞对象,不该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不该“一年土二年洋三年忘了爹和娘”。特别是团支部书记赵丽的态度极为严肃,建议开除周小民的团籍,还是其他支委要求手下留情,做出了留团察看、以观后效的决定。
现在是林桂秋跟着火车在奔跑,在哭喊。于华心如刀绞,双手抱住了脑袋。
(待续)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马红岩:知青是最可爱的一代
    柴春泽联盟网网络安全应急预案
    祝贺天知网《知青书架》周年庆
    《下乡知青在赤峰》征文
    天津顶好大舞厅欢迎您
    赤峰润泽酒楼网页
    光华知青关爱基金专版
    海内外知青网站举要
    江苏暨南京知青资讯
    北京知青资讯
    顾问:侯隽 董事局主席:孙奎连 站长:柴春泽 常务站长:刘军凤 蒙ICP备05000039号
    联系电话:0476-8350008 手机:13704765925 站长邮箱:cfccz@263.net
    主办: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版权所有: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蒙公网安备 1504020215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