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知青村联盟网2号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知青大学
中知大师生作品集
作者:本站原创 文章来源: 点击数:90 更新时间:2011/11/11

  中知大师生作品集http://bbs.chaichunze.com/forumdisplay.php?fid=205

  ********************************************************************************

  上海知青翁德坤寄语新老知青朋友

  诸位新认识的知青朋友:你们好。

  这次参加纪念辛亥百年武汉知青文化活动,能够认识你们很高兴。感谢刘晓航等这次武汉知青文化活动的组织者和志愿者们。我是很想与大家敞开思想交流的,遗憾的是这次活动没有安排时间给我们互相交流谈谈。目前,不仅在社会上,而且在知青内部思想很活跃,很可喜,但也很混乱。特别是对知青运动、知青文化、知青精神都存在着不少糊涂思想和错误认识。这些,严重地影响着知青文化的创作、交流和提高,也严重影响着知青精神的继承、弘扬和发展。只能寄希望于今后见面时的再探讨了。

  承蒙你们夸奖,喜欢我的《黑土地的赠礼》。毛主席说“世界观、人生观的改变是最根本的改变”,我下乡北大荒十年最大的收获是懂得了如何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给我最大教育的就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北大荒人。这首诗写的就是我自己对北大荒父老乡亲的认识。顺便再附一首我的《黑土魂,白雪情》,也请你们批评指正。

  同时,希望也能得到你们的诗作,拜读你们的大作,今后加强联系。谢谢。

  上海《黑土情》杂志社  翁德坤

  2011.11.10

  黑土地的赠礼

  翁德坤

  那片黑土地,

  过去,我以为它,离我很远很远,

  仅仅那份沉寂,就远得无法企及;

  现在,我懂得它,离我很近很近,

  近到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它的呼吸。

  我曾经,苦恼,叹息,

  最好的青春年纪,

  却在伺候土地。

  而今,我却庆幸不已,

  我比没有下乡的都市朋友,

  多了一点东西,

  那就是——黑土地的赠礼。

  刚到北大荒,初见黑土地,

  它是那么土气——

  它黑不溜秋,脏了吧唧;

  它粘粘糊糊、碎碎细细;

  它敞胸露肚,豪无遮蔽;

  它浑身上下直冒傻气。

  然而,――

  当我开着拖拉机,一垄一垄地翻开沉睡万年的荒地;

  当我驾着大解放,一车一车地拉回金光灿灿的麦粒;

  当我端起大茶缸,一缸一缸地喝下黑土地流出的牛奶、豆浆;

  当我手捧大饭盒,一口一口地咀嚼黑土地长出的白馍、大米;

  再看黑土地,

  就另有一番天地!

  啊,黑土地,

  它是那么壮丽:

  它平平整整,坦坦荡荡;

  它连天接野,无边无际;

  它厚厚实实,稳稳当当;

  它肥得流油,深不见底。

  它是如此豪爽,

  只需给一点水气,就回报你一片绿意。

  它又如此大气,

  不管你对它如何踩踏、翻耕、搬移,甚至恶意相欺,

  它都毫不动气,

  它把上天赐给的阳光、雨露,

  全部化成了林果、稻米,自己却不半点化费。

  别看它终年沉默,悄无声息

  思路,绝对清晰: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它对你公正不偏老少无欺;

  如果你想偷懒耍滑,不出力气,

  它就让你杂草丛生,不收颗粒。

  它是如此高雅、文静,知书达理: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它总把花草树木高高托起,

  自己却谦虚地躲藏在地底。

  它的功夫还十分了得,

  简直就是万能神奇——

  什么枯枝、烂叶、粪便、垃圾,

  只要扔进它的怀里,

  它都统统接纳,从不嫌弃,

  它会热情拥抱,反复发酵,慢慢教化,细细梳理,

  直至废物重现生机,腐朽化为神奇。

  黑土地呀,黑土地,

  瘪谷高昂,饱穗垂低,

  大象稀音,大智若愚,

  它原来如此伟大!

  它绝对聪明伶俐!

  从那时起,

  我一头扑进了它的怀里:

  炼一颗红心,滚一身黑泥;

  不说空话,脚踏实地;

  埋头苦干,不计名利;

  多谋集体,少顾自己;

  失败时,决不垂头丧气;

  成功时,也不忘乎所以。

  多少年来,它将这些,

  点点滴滴,融入了我的躯体。

  朋友们之所以对我欢喜,

  我之所以能有今天这点业绩,

  就是因为——

  我曾经经受过——黑土地的洗礼。

  虽然,我还――未曾――学到它的万一。

  然而,它却――永远――刻在了我的心底!

  (为上海知青2006年春文艺汇演而作。   翁德坤  2006年2月6日)

  黑土情,白雪魂

     ――为八五四农场知青聚会而作

  作者:翁德坤

  (原稿于2005年3月,缩改于2008年3月)

  朋友,还记得黑龙江、虎林、铁字、401信箱吗?

  还记得团山、皖峰、东方红,迎门顶子、西大岗吗?

  还记得那半天也锄不到头的800米大垄,

  还记得在珍宝岛前线战备值勤的日日夜夜吗?

  还记得那撕得一缕一缕的“兵团战袍”,

  还记得“亲爱的窝头可爱的汤,咸菜疙瘩造一缸”的歌谣吗?

  是的,四十年前

  就在完达山下的那片黑土地上,

  我们开过荒,盖过房,打过仗;

  我们流过血,滴过泪,洒过汗;

  那片黑土地,

  给过我们多少苦恼和欢乐、多少忧虑和希望,

  同时也就给了我们吃大苦、耐大劳的品格,

  抗颠簸、抗折腾的能耐;

  还有——正直无私的胸怀,

  以及——对劳动大众深深的爱;

  有北大荒这碗酒垫底,

  什么样的人生酒宴,我们都能对待

  这,就是北大荒的特殊馈赠:

  ——磨难中的厚待。

  三十年前的那场伟大变革,

  又把我们卷回了出生的上海,

  我们是凭着北大荒的性格、北大荒的胸怀,

  扎进了已经没有立锥之地的楼群人海,

  从糊纸盒,通阴沟,挖防空洞做起,

  从土作坊,小弄堂,居委会崛起,

  攀上了我们每个人——人生的颠峰地带。

  虽然我们人各东西,岗位不同,

  虽然我们商海官场,职务不等;

  但有一点却永远相同,

  那就是,我们的心坎里装满了黑土地的板块,

  我们的血管里奔流着北大荒的血脉。

  这些年,兵团战友的聚会,

  知青餐厅的诞生,

  苞米、松子、猴头菇,

  猪肉、粉条、炖酸菜,

  美味的佳肴、熟悉的饭菜,

  一次次撞开了我们记忆的门塞,

  一回回拨动了我们思念的情怀,

  这时,我们才发现:

  我们的情感从没离开过北大荒,

  我们的灵魂永远走不出黑土地!

  虽然,我们的青春年代,

  远没有子女这代轻松愉快,

  虽然,苦难、不幸与我们总是形影相随,就像前世欠了债,

  该长身体时,却吃不饱;

  该读书时,却没学校,

  业务熟练、经验丰富时,又要下岗转轨,重新安排。

  但是,我们的人生

  却是那样的斑斓多彩,

  我们有我们这代的豪迈:

  我们与共和国同龄,

  我们与祖国同命

  我们与人民同心

  我们与历史同行!

  我们付出的

  是个人的青春和智慧,

  换来的,

  却是农村的文明和荒原的现代,

  是改革开放的胆量和气派,

  是与时俱进的品格和风采,

  是中国的崛起和世界的喝彩。

  虽然,我们已经年过半百,青春不再,

  但是,我们激情澎湃,雄心依在:

  看,一支支合唱团、舞蹈团、旅游团已建立起来,

  我们同样懂得享受,我们还要相扶相携快乐同在。

  看,一篇篇回忆、一本本小说,

  流出笔端,跳上键盘,知青网站有我们的记载,

  我们要把生命的感悟、人生的风采书写下来,传给下一代。

  看,一个个退休教师、医生、工程师开始报名,

  一支支志愿者队伍正在集合等待;

  知青一代英雄辈出,济济人才,

  黑兄黑妹宝刀不老,雄风犹在,

  依然带着年轻时的好奇心态,

  再次拉紧肩上的历史绳带,

  坚信,在建设和谐世界的壮丽舞台,

  我们的演出将会更加精彩。         (2008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