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知青村联盟网2号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多彩人生
老知青孙奎连专题
作者:本站原创 文章来源: 点击数:102 更新时间:2011/09/02

  一个位于大山深处的偏僻小山村,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引起了众人的关注。这个村子就是位于宁城县最北部的大城子镇鸡冠山村,这个人就是35年前曾经在这里插队下乡的大连知青孙奎连。孙奎连放下自己上千万元资产的企业,甘愿到一个闭塞的山村当村官。孙奎连的亲人、同学和乡亲们都说,这只有孙奎连才能做到。

  拥有上千万元资产

  2006年冬天,已经是大连市知名企业家的孙奎连毅然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放下上千万元资产的企业,应鸡冠山村村民的邀请,到鸡冠山村出任村党支部书记,而且立下誓言:奋斗8年,让鸡冠山村的村民人均收入达到1万元。

  有人震惊:因为鸡冠山村是宁城县公认的贫困村,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这里依然不通车、不通电,村民人均收入不足800元,人称“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如今大城市的老板回到贫困村当村官,简直就成了奇闻。

  有人疑惑:因为经过多年奋斗,如今的孙奎连在大连已经是两家企业和一个农庄的老板,资产超过上千万元。孙奎连还是大连3所学院的客座教授,还被大连甘井子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被甘井子区政协吸纳为政协委员,同时还兼任大连高新技术园区私营企业协会副会长。已经52岁的孙奎连究意图个什么呢?

  插队落户到鸡冠山村

  “每一次踏上鸡冠山村这片土地,我就感觉有一种责任。我回鸡冠山是为了实现一个遥远的梦,是为了偿还一段久违的情。”站在山坡上,已经是鸡冠山村党支部书记的孙奎连深情地向记者诉说着。

  1960年,一大批干部和知识分子被下放到了农村,孙奎连跟着在大连第三医院供职的父母来到了宁城县大城子镇。那一年,孙奎连15岁。来自城里的孙奎连和普通的农家孩子一样,在山风里沐浴、田野里摔打。和其他城里来的孩子不一样的是,农村的生活让孙奎连感到的不是艰苦,而是无拘无束的自由。

  1972年,高中毕业的孙奎连插队落户来到了当时大城子镇最偏远闭塞的村庄———鸡冠山村。

  凭着激情与干劲,第一年,孙奎连成为知青点的点长;第二年,孙奎连成为第一个入党的知青;第三年,在老书记孙瑞的推荐下,孙奎连成了鸡冠山村年轻的党支部副书记。热情憨厚的乡亲们感动着孙奎连,他发誓一定要在这片土地上干出一番成绩来。到了1977年,随着陆续的招工、招干,知青们一个个都离开了村子,最后只留下了孙奎连一个人。这时候,又是质朴的乡亲们再一次温暖了孙奎连。在村里的一再推荐下,他进入了当时的昭乌达农牧学院。

  3次探望乡亲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孙奎连带着妻子和儿子又一次回到了鸡冠山村。阔别27年,孙奎连却感到了心痛:改革开放都20多年了,可是鸡冠山村基本还是老样子。

  回到大连后,孙奎连陆续分3次给鸡冠山村寄回了3万元钱,用于村里道路的建设和学校的维修。随后,孙奎连开始在大连、沈阳等的知青中为鸡冠山村的扶贫奔走呼吁。2000年,孙奎连带着一汽车的衣服和行李又一次回到鸡冠山村看望乡亲们。2002年,孙奎连第三次回到鸡冠山村。当他看到当年插队时村里郁郁葱葱葱的树木已经被村民砍伐殆尽时,他和知青们商量,决定把村里的荒山承包下来,成立知青林场,等绿化好后再还给村里,但是他的愿望却没有实现,只好失望地离开了村子。

  当上村支书

  2006年,鸡冠山村村委会换届,原在瓦房供电所上班,已经退休的鸡冠山人褚宝峰被村民们选为村长。面对贫穷落后的山村,这个有着一腔热情的中年人找到已经离任的老书记孙瑞,一齐探讨鸡冠山村未来的出路。看到邻村的新变化,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两人心中形成。他们决定从外面请一个能人来帮助他们建设自己的村子,于是,他们不由得想到了孙奎连。

  当年亲手培养孙奎连入党的老书记孙瑞虽然内心忐忑不安,但是还是跟随新任村主任去了一趟大连。当他们看到孙奎连在大连的发展后便感觉张不开嘴了。面对窘迫的老书记,孙奎连说:“老书记,让我开个家庭会议协商协商吧。”几天后,孙奎连给了老书记一个答复:企业交给儿子,农庄交给妻子,他随老书记去鸡冠山村。

  2007年8月,记者在大连见到了孙奎连的妻子倪艳荣。倪艳荣也是一个老知青,还和孙奎连是同学。倪艳荣流着泪对记者说,这些年,她和孙奎连下海经商,历经坎坷创业,本想磨难过后共享晚年,可是孙奎连一个决定就付出了8年的时间……

  孙奎连的儿子孙滨本是北京包装学院的高才生。说到父亲的选择,孙滨平静而幽默地说,他尊重父亲的选择,但是当父亲把偌大一个企业交给他时,他感到了责任的重大……

  孙奎连的同学和朋友对他的选择尽管感到震惊,但是,他们都支持孙奎连。他们说:“这就是孙奎连,也只有孙奎连才能做到。”

  3次创业

  “做企业,我曾以访问学者的身份登上过美国世贸大楼的最顶层,建农庄,我也曾和农民们一起开着掏粪车走上大连市区的街道。我喜欢让生命在大起大落的反差中前行。”孙奎连说。

  18年前,孙奎连毅然辞去辽宁省农机工业公司的工作,告别了妻儿,独自一人来到大连,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1995年,孙奎连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注册建成了大连三兹和包装机械有限公司。十几年来,他创造了15项国家专利,其中5项填补了我国包装机械的空白。他本人也被中国包装技术协会和企业家联合会授予“全国优秀包装企业家”称号。

  12年前,正当孙奎连在包装行业盛名之时,他又承包了大连郊区的500亩荒山,先后投资500多万元创办大连三兹和休闲农庄有限公司。2001年,该农庄被辽宁省旅游局评定为“首批工农业旅游示范点”,被辽师大属中定为“学农基地”,这里生产的樱桃被辽宁省绿色食品认证中心认证为绿色食品。

  在鸡冠山村,孙奎连脱下西装革履,换上土衣布鞋。他在村干部会上诚恳地说:“老百姓是面镜子,作为村干部,如果我们哪些地方还不能让他们服气,就是我们脸上还有污点。”他住宿舍、吃伙房,简朴得如一位农民,然而对于村庄里的事儿,却非常慷慨。村里跑项目没有交通工具,他就从大连家里开来两辆汽车;村里开展工作没有资金,他就让儿子每月给自己发5000元的工资,用于村里的日常开支;村里买种子没钱,他垫上;修沼气池买砖没钱,他也垫上……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村干部和村民们也纷纷行动起来。2006年冬天至2007年春天,鸡冠山村为种果树治山推地,村民赵风采开着自家的两台推土机干了6个月,垫付了6000多元的工时费和油钱。村民王志勇开着自己的汽车拉着村里的技术人员去外面学习,路上因为车子手续不全被罚了2000元钱,当记者问及这些钱谁出时,他毫不犹豫地说:“自己出,孙书记垫那么多钱都没说啥,我这点儿算啥。”

  孙奎连这个曾经驰骋商海的风云人物,就这样在人生的两次创业之后,又一次在人生的强烈反差中找到了第三次创业的基点。

  带领村民发家致富

  “从鸡冠山村党支部副书记到书记的位置,我整整努力了35年。”朗朗笑声中,孙奎连戏谑地说。那笑声里饱含着一种让人落泪的感动。

  孙奎连的同学宁兰生告诉记者,在美国考察,孙奎连用定位仪寻找鸡冠山的位置;在大连建农庄,他也依照鸡冠山的村落布局进行规划。建设鸡冠山始终是孙奎连心中的一个梦。

  2006年冬天,孙奎连被请回鸡冠山村后,开始只是抱着出出主意、帮帮忙的打算。当他和老书记孙瑞以及村委会成员走了8天,考察了鸡冠山村的角角落落后,他的想法变了,35年前的梦想又一次被唤醒。他凭借着自己在大连的知名度邀请了20多位省内农业专家来鸡冠山村进行论证,随后,他把自己关在大连的写字楼里,起草了鸡冠山村的远景规划。

  回村后,孙奎连和村委会成员召开了一个村民大会,当孙奎连把他的想法全盘托出后,村民们激动了,沉默多年的鸡冠山村沸腾了。几天后,在老书记孙瑞的带领下,村民们自发地召开了一次村民大会,一致推举孙奎连做他们的村书记。孙奎连说,他永远忘不了那一瞬间,看着台下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他的眼泪流了下来。就是从那时起,他下定决心奋斗8年。

  上任后,孙奎连承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无论村里今后多穷,也不再卖一山一树,他要和村领导班子一道与村民们拧成一股绳,给鸡冠山村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富足且完整的家业。

  孙奎连的赤诚感动着鸡冠山人。从孙奎连上任到目前,村里已经打了7眼机电井。此前,村里从未打过1眼机电井。而村里以经济林种植、野狍驯繁特色养殖、菌菇栽培深加工为支柱的三大产业也已经初步建成。山上,新栽植的苹果树在正午的阳光下翠绿欲滴,新嫁接的山枣树,山核桃树已经果实累累,实验田里,新培育的文冠果苗也已经成活,据了解,经济林产业将以合作社为依托,以每年发展500亩的速度,利用已经有的1000亩荒山实现“三个一工程”,即:1000亩苹果树、1000亩核桃林、1000亩文冠果树。

  山下,全县第一家以特色养殖为主的野狍驯繁合作社已经成立,56户村民第一批加入了合作社,80多只野狍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中驯养后,正陆续投入社员家中饲养。曾经也是村干部的野狍驯繁合作社经理袁林兴奋地说:“将来他们的目标就是利用鸡冠山丰富的森林资源,实现野狍局部散养,打造鸡冠山野生天然森林公园,开辟旅游业新的经济点。村中,菌菇栽培深加工合作社的选址也已经确定,正待破土动工,那是当年的知青大院。孙奎连说,他就要在这个院里,让第一批注册着鸡冠山品牌的产品走出大山,走向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仅仅不到1年的功夫,藏在深山无人知的鸡冠山正跃跃欲试地走到了经济发展的前沿。清晨,站在鸡冠山的高坡上,孙奎连兴奋地向记者描绘着8年后鸡冠山新村的美景:那时鸡冠山已经漫山绿遍,山上经济林滴翠,山间果树飘香,山下由野狍养殖、文冠果栽植和食用菌链接出的三大工厂———野狍宰割厂、文冠榨油厂、食用菌加工厂遥相呼应。村民们家家户户都有自己农庄式的庭院、一家一个沼气池,一家一片果树园、一家一个四合院。村子里街巷是柏油路,两旁是绿化树,正中有村民广场,村口有村门,设有自己的村中物业公司,负责管理村庄的卫生和治安。和谐的村庄里,老人们在村养老院颐养天年,年轻人们在村办工厂里操纵机器……

  带动更多的老知青重返知青路

  “如果我是一块砖,我愿意抛砖引玉,带动更多的老知青重返知青路,再建新农村。同时也希望能吸引更多年青一代知识分子面向新农村。”孙奎连说。

  从第一次回到鸡冠山村,孙奎连就深深地感到,其实对广大的农村特别是偏僻农村来说,知识的投入比其他任何一种支持都更重要。在记者采访时,孙奎连的桌上就放着一本厚厚的新农村建设研究读本,他目前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他说新农村建设最关键的因素是,能够有一批大学校园里的青年把他们的未来定位于农村,在这块土地上展示才华。他愿意以一名老知识分子的身份做这方面的表率。

  “孙奎连现象”目前已经在大连甘井子区政协界和宁城政协界引起强烈反响。

  2006年1月,孙奎连被正式吸纳为大连籍宁城政协委员,2007年4月,宁城政协组织了20名政协委员开展新农村建设志愿者行动,赴鸡冠山村进行扶贫结对。与此同时,大连甘井子区政协也在全体委员中发出向孙奎连学习的倡议。2007年3月,大连甘井子区政协与宁城政协已经正式签署缔结友好政协关系。2007年7月,大连甘井子区政协组织20多名大连企业界政协委员来宁城进行对口帮扶,进行项目洽谈。大连甘井子区政协组织部分委员一次性为鸡冠山村捐款15万元。就在记者采访时,大连工商界人士也在组织赴宁城考察帮扶事宜,预计9月份将成行……

  为了大山深处的呼唤

  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大城子镇鸡冠山村党总支书记 孙奎连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叫孙奎连,来自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是大连三兹和包装机械有限公司和大连三兹和休闲农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现在我是赤峰市宁城县大城子鸡冠山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今天,我非常荣幸能站在异地他乡的讲台,汇报我在鸡冠山第三次创业的历程。我发言的题目是:《为了大山深处的呼唤》。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可我,却因为4年前,鸡冠山原支部书记孙瑞的到来,改变了我的后半人生。

  事情,还得从1969年的冬天说起,那一年我跟随父母110医疗队,从大连来到内蒙古宁城县。

  当时我只有15岁。 1972年高中毕业,响应国家“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插队到鸡冠山,成为一名革命老区的知识青年。

  在那个讲究家庭出身的特殊年代,我的家庭成份比其他同学高。在我心灵深处,始终隐藏着一种与其他同学不同的自卑感。可老区人民却以宽大的包容心,把我这个从城里下来的“知青”,当作自己的孩子。

  在劳动中,他们手把手的教我干农活;生活上,他们向父母一样关爱我;我生病的时候,他们从家里拿来,连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鸡蛋和豆包,让我们改善生活。

  为了报答他们,我总是捡最苦、最累的活干。逢年过节,别的“知青”都回家了,我坚决要求留下来,参加农田大会战。久而久之,我和老区人民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由于我的表现,得到大队党支部的认可,破例在“知青”中第一个入了党,还当上了大队党支部副书记。

  开始,青年点里的同学,对我的表现有些不理解,他们私下议论说:“咱么这么积极,还不是为了有离开的机会第一个走”。我听说后,就当众承诺:“我绝不先走,把你们都送走后,我最后一个走”。

  在以后的日子里,招工、提干、上大学的指标一个个接踵而来,我一次次放弃了离开的机会。当40多名“知青”一个个都离开了鸡冠山的时候,老支书孙瑞,把最后一个推荐上大学的指标给了我,才结束了我三年的“知青”生活。

  上大学后,我通过知识的学习和积累,逐渐改变着我的志向和追求。我曾给老支书写过这样的一封信:我虽然离开了鸡冠山,但我仍是鸡冠山派出学习深造的一员,将来有一天,我会把所学到的知识,用于改变鸡冠山的落后面貌。

  1978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辽宁省机械厅直属农机工业公司工作,后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成为第一批“下海”人。

  在大连,我经历了人生两次创业。先是1989年与日本株式会社三兹和创办合资企业,引进了收缩包装机械技术,发明了十五项专利技术,起草过三项《收缩包装机国家标准》,被中国包装技术协会评为“全国优秀包装企业家”,被大连大学包装工程系聘为客座教授。

  第二次创业是1996年,在大连第一个把农业资源同旅游资源进行整合,创新了乡村旅游产业。我的农庄被大连市政府评为“带动农民致富企业”、被国家旅游局评为首批“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

  然而,随着生意一天天做大,鸡冠山却始终在我的心底被多次唤醒。因为我明白:是这个小山村给了我人生第一笔“精神财富”,才使我在以后的艰苦创业中淘到了“第一桶金”。

  为了回报,1997年我带着妻儿回到了阔别22年的鸡冠山,但这里,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通村的路还是那么坑坑洼洼,农民的家仍然是低矮的土房,山上的树比过去更稀疏了,村民吃水还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校舍成了摇摇欲坠的危房。

  看到这,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当即我把随身带来的2万元,都捐给了小学校。回到大连,我又给鸡冠山寄回1万元用于修路。并联络在大连、沈阳、辽阳的“知青”为鸡冠山捐献衣物。

  2000年,我再次回到鸡冠山。为解决老百姓吃水困难,我联系时任宁城县委副书记赵宗源和宁城县检察院检察长宁兰生同学,协调县里8个涉农部门,争取到资金4万元,为乡亲们通上了自来水。

  2004年,我和几个同学第三次回到鸡冠山。当我看到山上水土流失,一条条沟壑时,就同随行的同学商量,决定把村里的荒山承包过来,建立“知青林场”,帮助村民植树造林,改善生态环境。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想法未能如愿。

  2006年,党中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召,78岁的老书记孙瑞,再也不忍看到鸡冠山的落后面貌。于是,他就想到了我。在新上任村长的陪同下,到大连来找我。

  交谈中,他们围绕着鸡冠山的发展说明了来意,当老书记含着热泪,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鸡冠山贫穷落后的面貌再不改,我死不瞑目啊”。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当天晚上,我把家人叫到一起,我说:“我想回鸡冠山帮老书记一把”。妻子听后,非常惊讶的说:“那哪行!你心脏不好,那边又很艰苦,你吃的消吗?不如给点钱算了”!我说:“根据鸡冠山的现状,恐怕光靠给钱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妻子倪艳荣也是随父母从沈阳到赤峰走“五七”的“知青”。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多少年来,她最能理解我对鸡冠山村的情结。最终她还是支持了我的想法。

  2006年11月15日,我把公司交给儿子,把农庄交给妻子。重新回到下过乡的鸡冠山,开始了我人生第三次创业。

  到鸡冠山后,我用了8天时间,把鸡冠山走了个遍,深入农家和农民交谈。这一圈走来,一个新的鸡冠山蓝图,在我脑海里孕育产生。

  很快,我请来赤峰市林业研究所、大连市经济林研究所、朝阳市全禾食用菌研究所的专家,对鸡冠山产业的发展进行科学论证,并亲自起草了《鸡冠山新农村十年发展规划》,提出了“三年雏形、五年见效、八年脱贫、十年初步建成生态型新农村”的发展目标。

  在村民大会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大家,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一个鼓舞人心、说到心坎里的规划,他们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有人说:“即使规划再好,没个能人来带领,还是一纸空谈”。也有人说:“三年后产业建起来,你回大连,我们还不是照样受穷”。这时,一个老党员突然站起来喊道:“干脆!你就当俺的书记吧”! 话音刚落,紧接着社员们喊道:“同意!同意!”。

  见此情景,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顿时眼泪夺眶而出,这是我经商20多年来,很少能感受到的一种信任。

  我赶紧跑到屋外,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擦干眼泪后我又回到台上,对乡亲们说:“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决定把原来要干三年的时间改为八年,实现咱全村年人均收入1万元的目标,不达目标,我绝不回大连”!说完,场内再一次沸腾,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鸡冠山坐落在宁城县西部大山深处。全村总面积6.5万亩,其中耕地只有1650亩,300户人家,1208口人,年人均收入不足1600元,集体没有一分钱的收入,是一个典型的贫困革命老区。

  为了接通大山与外界的联系,我从大连给村里带来了三辆汽车、4台电脑和电视、卫星接收机;拉来了三卡车铡草机、脱粒机、发电机、小拖拉机和深井泵等农机具;拉来了桌椅、被褥等生活用品;村里没有经费,我让儿子每月寄来5000元,用于办公经费和日常支出。

  为了转变农民观念,调整产业结构。我组织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到大连、朝阳等地,考察学习果树和黑木耳管理技术,回来后组织全村开展了7天农田大会战。每天有200多名男女老少,自愿义务献工,其中有的还是抱着吃奶孩子的妇女。

  为把农民组织起来,我们先后发展了林果,养殖、食用菌和生态旅游四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全村几乎家家都参加了合作社,其中有的还是三、四个合作社的股民。

  通过村民的齐心努力和上级各级政府的支持,在四年时间里,我们争取到国家各项扶持资金达1000多万元。

  目前,林果合作社坡地改梯田1000多亩,打机电井25眼,铺设引流管路15000米,栽种各种果树2000亩,新建沼气池100户。其中:一农民不到一亩地的苹果树,收入高达1.4万元;

  食用菌合作社林下露地栽培黑木耳,每亩可增加收入2万元;

  养殖合作社新建牛舍4000平米,存栏500多头,平均每头牛可获效益3000元。

  村里还新购置了年产5000吨的颗粒饲料加工机组、年产200万袋的食用菌菌包生产机组。新上了生物秸秆综合利用加工机组和苹果产后处理等村办企业。

  当年破旧的知青大院,拔地竖起一座新的村委会办公楼;农民有了文化活动中心;有了方便生活的便民小超市;有了宽敞明亮的医疗室和图书室;党员有了远程教育培训基地。饭后茶余,农民还可以在自己的休闲广场看露天电影。

  昔日过河难、行路难的问题也得到了彻底解决。2009年新建起了两座便民桥,2011年12公里的通村路也将修成水泥路;1500亩的果树都将用上节水微灌设施。

  看到村里这几年的变化,老书记孙瑞高兴地对我说:“你们这几年干的,是我过去想都想不到的,这下咱鸡冠山可有盼头了”。

  一个名叫高振清的老党员,怕我提前离开鸡冠山。临终前把老伴叫到身边说:“告诉孙书记,咱鸡冠山不能没有他呀”。我听说后,又一次感受到“人生的价值”,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和村干部一起,向这位老党员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回想我刚来鸡冠山时,的确有很多不习惯。村里不通电话,手机没有信号,更不用说网络。食宿条件很差,房间里没有电视,没有洗澡热水,没有洗手间。有时还经常停电。一个人住在寒冷、寂寞的村部里。

  可想起在大连的妻子,一个人要承担家里的一切,管理着500多亩的山庄。三层楼的别墅里只住着她一个人。

  有一天深夜,妻子给我发来短信,问我的身体情况。可当我问她:“你怎样”时,她只给我回了两个字“孤独”。

  有一次,我正准备从大连回鸡冠山,突然母亲打来电话说:“感觉头晕,很不舒服”。我和妻子赶紧开车把母亲送到医院,经检查得了脑血栓。

  安排住院后,我赶火车的时间快到了。这时,我很犹豫。是留下来照看母亲呢?还是回鸡冠山?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你回去吧,有他们呢”。妻子接着说:“你走吧,这儿有我呢”。那一次我是含着眼泪走出了医院。

  每当我想起这些亲情往事,心里总是感到愧疚。我感激他们,因为是亲人和乡亲们对我的支持,才成就了我对鸡冠山的梦想 。

  我从一个都市老板到一个现代农民; 从当年的一名“知青”书记到现在的一名“村官”; 从昔日“接受再教育”到今天培养新型农民; 从承担社会责任到实现人生价值。鸡冠山让我这个老知青,又收获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我坚信六年后,我向鸡冠山人民递交的答卷应该是:山上绿树成荫,山间果树飘香,山下河水清澈。家家住上四合院、户户通上自来水、做饭用上沼气、洗澡用上太阳能、取暖用上再生燃料。让昔日贫穷的鸡冠山变成生活富裕、乡风和谐、生态环保、资源永续、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谢谢大家!

  2009年7月3日

  在近日揭晓的第二届感动内蒙古人物名单上,宁城县大城子镇鸡冠山党支部书记  孙奎连作为我市唯一一个当选人物获此殊荣。赤峰台记者忠阁采写的报道:奉献之歌。

  37年前,孙奎连跟着父母随医疗队来到宁城县大城子镇"上山下乡",17岁那年他到了大城子鸡冠山村当了一名知青,几年的"知青"生涯,使这个在大城市里长大的学生,成长为大队团总支书记、民兵副连长、大队党支部副书记。随后上大学、毕业,回到辽宁工作,并且创办了自己的包装公司和农庄。2006年孙奎连放弃了大连的事业,回到鸡冠山村当上了党支部书记。首先孙奎连自己拿了两万块钱,改造了村小学的破烂危房;接着,他又动用各种关系,为村民安上了自来水,彻底解决了村民们吃河水的现状。随后,他从自己的大连公司无偿调来两台车,买下了1000来亩水土流失挺严重的山坡地,开始治理。如今,鸡冠山村已经形起了野狍,林果,黑木耳三个产业,村容村貌、村民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村民刘智:【从他来吧,这两年当中说实在的鸡冠山翻天覆地的变化,咱这么说,山坡地成条田了,都治理了,完了以后,都种成果树了。】

  鸡冠山村原党支部书记 孙瑞:【就是孙奎连这个共产党员吧,就是我这一辈子我也没见过这样的党员,他这个党员确确实实的真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这是舍己为公,舍己为人,就是奉献精神,这真是够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了。】

  自从孙奎连来到鸡冠山,他就制定了一个八年的致富计划,八年后的鸡冠山应该是另一种的状态。。鸡冠山党支部书记孙奎连:【八年以后,鸡冠山应该是,这个三个产业的发展,每年实现稳定的收入,这是一个可持续的收入,只要我们把这个产业继续做下去,我们产品有了销路,农民的收入就会稳定,从这个家庭用材,烧火做饭来讲,我想基本上实现每户都有一个沼气池,以后我还想发展太阳能,这样农民的洗澡问题,做饭问题,就可以解决了,那么解决了他们的能源问题,同时也是保护了我们的山林。】